渴望八小时睡眠三餐定点  

[巍澜衍生/井然X杨修贤] 《我男友他搞设计,不搞我》5

井然X杨修贤,CP没标错!自以为攻的修贤

当性冷淡遇到纵欲狂,←看起来重口但其实是小甜饼(沙雕文)呀。

修贤没节操预警,偶尔cue一下未成年组

1-2 3-4


5

他想,大概连十年前烂大街的台湾小言里的剧情都不敢如此编排——外头似乎刚刚下过场小雨,井然匆忙赶到的时候没带伞,所以淋了半身。他们所处的这个城市风总是很大,尤其夜里,打着圈转的晚风将青年的原本清爽的发型吹得紊乱,几缕刘海粘在额间,潮湿黏腻的感觉应该不好受。井然没戴上课时的那副无框镜,他有轻度近视,进门后眯着眼迅速将屋内的构造和成员清点排序,接着便谁也不看,目光死死锁在杨修贤脸上,像猎豹盯着兔。

有人认出了井然,口哨声此起彼伏,也有人笑着走过去给他递酒。可学霸不管不顾,带着满身水汽和寒意压了过来。他先将醉得乱七八糟的林风从杨修贤身上扯开,又一把拽起还在恍惚中的杨修贤,将那件烫得平整的范思哲捏得起皱,原本就冷若霜冰的眼神在晃动的灯光下更显凛冽,开口,字字分明,“杨修贤,我警告你!饥不择食也要有个限度——”

此刻他们彼此贴得很近,两人不足十公分距离,井然呼出的吐息缠在他的鼻尖,单单凭借一个冷酷眼神,就叫杨修贤软了脊背。他方才喝进的几杯shot现在终于开始奏效,还没来得及吃点什么垫底,被林风晃得醉意上头,如今又是美人当前,脑子里成片的嗡嗡鸣鸣,根本听不清井然说了些什么,反倒就着井然拽他的手背蹭起了脸,凉凉的好舒服,设计师的手就是保养得到位,皮肤上没有什么粗糙颗粒,还骨骼分明。杨修贤慢悠悠地磨蹭,脐下三寸被酒精催化得有些跃跃欲试的小兄弟似乎也打起精神。接着,井然凑近了,雨水的气息卷着点青草味,他又喊了遍他的名字,杨修贤,我弟他还没成年!

 

哦,井然居然还有个弟弟。等等,合着那傻逼是你的弟弟啊……

好嘞,这话一出,杨修贤当即傻眼,零星琐碎的微醺感也彻底丢干净了,难得撩起的性趣立马被浇灭。杨同学实在觉得自己冤得欲语泪先流,原来井然是来接林风的,并且把自己当成灌醉他宝贝弟弟的罪魁祸首。他想,操,当真不带这么玩的啊,顺便恶狠狠地在心里咒骂起执笔者。

狗血,实在狗血至极!

而当晚究竟是怎么结束的呢——回想起来也挺可笑,林风被井然架着刚刚走开几步后就开始大吐特吐,还没出门,就搞脏了井然一身,然后好不容易把一米八几的醉鬼抗上车时,他又源源不绝地吐起了第二轮……尼桑米白色的沙发垫被弄得惨不忍睹。杨修贤实在看不下去,摸着裤兜把车钥匙拿出来后抛给井然,叫他把自己的小蓝开走。

井然依旧低头,沉着张脸,心情似乎很差,但当下似乎也没有别的解决办法,而他又想尽快离开,便咬着牙接过钥匙,黑暗中杨修贤看不清井然的表情,只听到对方生硬地道了句谢。


这年头,流言蜚语就像病毒感冒般传播飞快。 

于是第二天,“杨修贤乱搞未成年,对象是井学霸表弟”为题的新鲜事马上就刷爆了C大的朋友圈。作为当事人的杨修贤心焦力竭,根本也不想看那些乱七八糟的八卦分析,索性关了手机蒙头大睡。昏昏沉沉醒来时,窗外天空飘着几抹橙红色的夕阳余韵,时间大约已经是傍晚。他饿的前胸贴后背,于是打算煮点泡面充饥。等水烧开的时候路过客厅,瞧见门缝下被塞了点东西,以为是外卖广告小传单,拿起来一看,是封信。

“杨修贤,你好,我是井然。”

“别人说你今天一整天都关机,而我也不知道用什么其他方式联系你,所以选择了写信。”

“昨晚实在不好意思,林风后来跟我解释,是他自己喝高的,还多亏了你才……嗯,是我唐突了,万分抱歉。备注,车已经洗好,也加满了油,停在楼下。井然留。”

哇,还是手写的信,这什么八十年代的道歉方式。杨修贤揉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又摸了摸信纸上的字迹,拇指还蹭到些墨。心脏怦怦直跳,刚睡醒的青年哪里还管得上厨房那头过了沸点在直叫唤的热水壶,立马三步并两步奔回房间,有些哆嗦地打开停了一天的苹果,无视掉那些提示信息,进入短信,在收件人栏目里输好一串早已烂熟于心的号码,开始敲字。

“那学霸打算怎么赔我(笑脸emoji)”来回编辑过好几次,又挑了半天表情,才谨慎地点击发送,十五秒后,灰色的对话框弹了出来。他紧张得要死,做完一大堆心理建设才缓缓睁开眼。内容倒是简洁利索,井然回:

“请你吃饭?”

啧,什么标准的直男发言,杨修贤脑子一转想了想,手指又在全键盘上敲敲打打。“哥,我这么好打发的?啧啧,名誉都受损了(掉眼泪emoji)(可怜emoji)”

“那你定吧,只要我力所能及。”

“好。”

回完最后一个字,杨修贤关掉短信界面,手机往空中一抛,抱着枕头在床垫上来回打了几个滚,脸红得像番茄。

谢谢林风同志,这下子赚大发了!


TBC

这个暂停,周末继续更

2018-08-12 评论-27 热度-671 巍澜衍生龙宇朱白

评论(27)

热度(6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