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八小时睡眠三餐定点  

[巍澜衍生/井然X杨修贤] 《我男友他搞设计,不搞我》3-4

井然X杨修贤,CP没标错!自以为攻的修贤

当性冷淡遇到纵欲狂,←看起来重口但其实是小甜饼(沙雕文)呀。

修贤没节操预警,偶尔cue一下未成年组

1-2


3

心动不如行动,实践派的杨修贤同志深刻地认识到,既然自己走了心,动了情,理所应当要下手为强。

所幸杨修贤人脉广,很快便轻易搞到井然的各种消息,从生辰八字到最爱吃的华人餐厅,没几天就摸得一清二楚。业余爱好是——古典乐?呵,看不出来啊,骨子里也挺骚的嘛,怕不是个闷骚哦。杨修贤美滋滋,拿着章远给总结归纳好的小清单,一边心思活络地开始浮想联翩,一边仔仔细细又读了十来遍。手机震了震,是章远来消息了,发的是语音,杨修贤连忙打开,生怕错过关于井然的任何细节。

“我说,贤哥。”才经历变声期没多久的嗓音带着点糯怯怯,又哑哑得像猫咪挠心,“其实我觉得这样挺不好的……不适合。”

他回了个红色加粗的问号。

“那井然该是直男吧,虽然查了下他没女朋友,在国内时也没有。”

你贤哥我不也是笔直笔直的嘛。

“你不一样啊。”他还没来得及敲下“怎么不一样”几个中文字,那头对话框又冒出气泡:“你没节操啊。”操,这小子反了啊。杨修贤盯着屏幕骂了句粗,又贴上张标着“fxxk”的比中指表情包,恨不得沿着wifi信号去揪章远那小子的耳朵。


不过章远的话倒也提点了他,毕竟杨少爷久经沙场,阅妞无数,但男人还真没怎么搞过。当然不是说他多钢铁直男,搞艺术的,不gay也bi吧,只能说他太讨女孩儿喜欢,还没考虑过要当个双插头。不过如果对象是井然……杨修贤脑海里又止不住开始播放起限制级小电影,想着那天学霸仰起头时的那小段瓷白的颈子,嗯嗯,杨修贤咽着嗓子,觉得自己一键转弯真的无压力,只要对象是井然。


而事实上,井然还真的跟杨修贤之前泡过的对象们都不一样,即不穿风骚的红色legging,没有挂满铆钉的皮靴或手套,也不会为了个区区的香奈儿季节限定就缠着他挤眉弄眼,或者玩欲擒故纵那套,追之前冷若冰霜,到手后哭哭唧唧。但杨修贤又想啊,古代人说的物以类聚这句话肯定是有道理的,他既然能遇到井然,被强行拉郎分成组CP,肯定是上帝在因果链上有着什么奇妙的安排,譬如缘分,必然性什么的,诸如此类。何况,不做调查还不知道,原来这井然在学霸群里也算颇有名气,想搞他的姐姐妹妹不在少数,甚至有些小gay也一直蠢蠢欲动。知道这点后,杨修贤那身为男人的一点儿好胜心就被彻底激起了。

他眯眼,站在衣帽间打量起镜中的自己:亚洲男人的标准脸型,鼻梁高挺,五官偏深邃有立体感,适合接吻的唇形,轻轻咬着拉开就能看见里头靠近牙龈的地方藏了枚暗色的痣,漆黑、微微打卷的刘海之下,眼睛里总带着股融不掉的湿意。身材就更不用说了,杨修贤知道自己生得也算好看,是肉欲性感那挂的。而他瞄准的猎物,还没有吃不到嘴里的。


4

井然的专业课他是没法上赶着去凑热闹的,那就把重点放在乐队训练和选修的公共大课吧。学霸今年选修了门社会关系,那边调课系统刚冒出井然的名字,这边杨修贤立马叫章远给自己弄来个位置。

学霸上课从不迟到,习惯坐在第四排靠右的第七个座位,理由是理教授近,方便记板书也方便下课去堵教授的路提问。早上七点半的课原本便没几个人会选,所以杨修贤也没费多大劲便蹭到井然身边的空位。

他撩人颇有一套方法,开始几天都只是单纯坐着打瞌睡,也不骚扰井然,睡醒了就用胳膊支着脸盯着井然看,唇角微扬眼神带蜜,他就这样接连不断看了好几节课,出勤率高得吓人,终于在第二次quiz结束后,借由传递卷子时的机会挨着井然的手,顺道暗示性地捏了捏,然后懒洋洋地开口。

“嗨,又见面了。”

学霸表情不为所动,却也没料想到对方会这样,于是被吃了豆腐的手指却僵着,没来得及迅速收回去。

“认识认识呗,周末有个局,要不要来啊……”一看有戏,杨修贤连忙比划了个喝酒的手势,用手肘顶了顶对方的小臂。

“我不喝酒。”

“那换个微信,面书?电话也成呀。”

“我不认为自己跟,”他扫了眼身旁满脸殷切的青年,顿了顿,又继续望回黑板,用只有杨修贤听得到的声音说,“管不住下半身的家伙,有什么共同语言。”

“……”

继第一战役出师未捷身先死之后,又试了约饭,约电影,约concert,甚至还让井然的室友出面做媒,结果均以败北告终,无一例外。杨修贤也不气馁。他自信得很,深信井然拜倒在他西装裤下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当杨修贤还在寻思着怎么再找别的理由去勾搭人,却没想到第二次擦出火花的机会来得这么快,而且又是个和酒相关的场合。


开学季同时意味着hunting season拉开了帷幕,大一入学的新鲜男孩女孩这么多,总不免被当做肥羊盯梢上,当然会来这种派对的新人也有点儿钓个靠山的意思。资本时代,有需求便有应运而生的市场,美其名曰为迎新会,实际上也是各种欲望和需求交织的社交场。八点半的趴,杨修贤磨到十点才到场,他心里揣着井然,所以也不怎么有兴致,打算随便喝点酒跟朋友碰面儿打声招呼就走人,却不巧赶上了场闹剧。

有个大一商学院的小弟弟,长得也挺端正,就是眼神犀利了些,不过也有不少学姐正好好这口,就三两成群围上去。谁知道小狼狗被灌下几杯扣冰芝华士后就开始发疯,先是毫无征兆地突然将杯子砸向玻璃台发出“哐当”巨响,接着就哗啦啦掉起眼泪。嘴里还一个劲地喊“小远、小远”,熟人跟杨修贤咬耳朵,告诉他闹腾的孩子名叫林风,似乎是刚失恋没多久。杨修贤实在看不过眼,便过去作势要开导。可林风看到他的脸时先是一愣,还没等杨修贤开口,又爆发了,这下干脆死死搂着杨修贤的肩嚎啕不止,噎着嗓子嚷起什么远远我对不起你……

四周围观看戏的眼神立刻暧昧起来,甚至有人笑侃,看不出啊杨少,涉猎真广,没想到新来的雏里也有你的老相好啊。林风手劲贼大,杨修贤被拽得嘶嘶抽气,正欲辩驳,却不想外场的大门一推,顺着杨修贤的抬起的视角正好能瞥见来者的半张脸。

清清冷冷的表情,还是那件纯白帽衫,手里提着装课本的单肩包。

来的人正是井然。


TBC

2018-08-12 评论-26 热度-696 巍澜衍生朱白龙宇

评论(26)

热度(6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