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八小时睡眠三餐定点  

[巍澜衍生/井然X杨修贤] 《我男友他搞设计,不搞我》1-2

井然X杨修贤,CP没标错!自以为攻的修贤

当性冷淡遇到纵欲狂,←看起来重口但其实是小甜饼(沙雕文)呀。

修贤没节操预警

 

“瞅瞅,瞅瞅,那边站着的俩傻笑的呆子,听说他们最近谈了个恋爱。”

1

都说设计师十有八九是疯子,剩下那个可怜鬼不是天生傻缺就是奔走在成为疯子的路上。

虽然说杨修贤自个儿就是搞艺术的,但他觉得设计师比起画家,可要变态得太多了。

你看他,大学混了快五年,两年雕塑,三年油画,成品没搞出几个,泡妞喝酒抽烟倒是样样不误。白天翘不同的课,然后晚上和不同的狐朋狗友喝不同牌子的酒,在不同的妞怀里睁开眼,床上或者沙发里,醒来时经常分不清日子是周四还是周五。要不是被他爹按着脑袋恐吓说再不毕业就要断他信用卡,杨修贤觉得凭借自己的本事,还能在校园里继续混个三五年,泡遍全院,达成“八年本科毕业”成就完全不是问题。

再看眼井然,同样的美本少年却有着GPA4.0的学霸成绩,才三年就读完了必修课的全部高阶课程,这会儿已经开始跟着教授做项目了。颜值更是能打,眉眼周正棱角分明,宽肩窄腰骨骼匀称,有点儿时下流行的日韩范儿,更无不良嗜好,洁身自好,干净得简直能入选感动中国的十佳典范儿了。

按理来说,他们脾气不对,志趣不同,理应八竿子碰不着一块。但谁叫这个恶俗睡前读物的执笔者大晚上脑洞清奇又有恶趣味呢,于是杨修贤和井然总还是被凑成了对。

 

故事发生在平淡无奇的某个傍晚,地点就定在某C打头的大学吧,反正无关要紧。总而言之,杨修贤是在一场室内设计的senior design结束晚宴上遇到的井然。

那天杨同学是来打酱油的,起因是他的某任前炮友还是前前炮友参了展,给他发请柬,估摸着有“再续前缘来一发”的暗示。而杨修贤正好无聊,又有段时间没进行床上运动心里有些发痒,便挑挑选选捡了件能露出锁骨的低V深棕打底,套着收腰皮衣,踩着双GZ的大金扣,一拧车钥匙,骚气十足的滨海湾蓝马达轰鸣如炮,怪洋气的。

赶到会场的时候buffet已经吃到一半,给妹子发了微信没回复,只好在几个展厅里转转悠悠,结果他遇到了井然,然后立马掉进名为“一见钟情”的陷阱,并且栽了个大跟头,万劫不复。

 

2

漂亮的大男孩在观摩一幅画。

他看得很专注,视线随着画布上的笔触游动,甚至没有注意到十米外突然窜出来的杨修贤。年轻的准设计师穿着件纯白的带帽hoddie,后背印着学校吉祥物的logo,往下便是牛仔裤和低帮板鞋,清一色vivism。低调简约,和杨修贤身上浓烈甜腻的香水味儿简直天壤之别。

哟吼,牌子不错。

从头到脚这身看着是挺舒服的,这是杨修贤对井然小朋友的第一眼感觉。接着不良画家迈开长腿朝前踱几步,凑近了,他才开始细细打量起井然的五官。睫毛密而长,眉目精致,盯着画作时瞳里有流光转动,颈线也是好看的,就不知这略显宽松的衣物之下……杨修贤投掷而来的视线露骨又情色,可井然分毫不受影响。直到他品完眼前的画,打算继续看下一幅而转头,抬额,目光撞上杨修贤藏不住笑的眼睛时,才淡淡开口。

Sorry, sir, you stand in my way.

标准的美式英,井然开头的的第一个音就吐得格外清晰,往后每个单词又分明纯正,末尾还带着点儿连读的感觉,嗓音清冽得像眼冰泉,潺潺流水敲击着耳膜,听得杨修贤的小心脏忽而一滞,接着又扑通扑通跳个不歇不停。

 

其实说句一见钟情可能显得又假又俗。

拜托,8102都过去大半了毕竟。但神他么却又是真的大实话,比黄金还真,比石头还实。杨修贤自己都不敢相信咧,要知道,当他在与井然双眼对视的那刻起,刹那间,0.013秒的时间长,从视觉中枢到信息处理系统再到反射神经,脑海里就噼里啪啦一阵电光火石,名为多巴胺的东西开始持续炸裂。

怎么就能凭着张脸,半个眼神,冷冰冰的“借过”两字,就让人想起要搞纯爱的那套一见钟情呢,这名为井然的混小子真是太变态了,令人发指!杨修贤咋舌,可更惨的还是自己居然千真万确地心动了。想吻他,想啃他露出来的下巴、喉结和颈动脉,想脱掉那条碍事的牛仔裤,再把他摁在纯白的限量版联名帽衫里,从下往上地舔过每一寸,做那些嗯嗯啊啊的下流事情。


当晚他没找到自己的妞,甚至恍恍惚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风月场上老舵手的杨同学整个人都不太好了,脑子里全是井然的俊俏模样,甚至夜不能寐,辗转反侧。

变态,实在是太变态了。


TBC

2018-08-11 评论-33 热度-866 巍澜衍生朱白龙宇

评论(33)

热度(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