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八小时睡眠三餐定点  


林风咽了咽嗓子,觉得情况不算太妙。
章远隔着几条道便朝他挥手打招呼,然后抱着两瓶水就跑过来。穿着夏季校服急匆匆贴上来的漂亮男孩很危险,阳光和汗水更是将他蒸得热腾腾,张着嘴小口喘气,精巧的舌,洁白的齿,嘟嘟的面颊挂上几抹红得太张扬的绯,还有锁骨,凸起和凹陷的衔接有几滴豆大的水渍,啊,想舔……林风不着边际地挪开视线,心脏一阵莫名怦然,他觉得自己得甩开少年人的纠缠,却又舍不得那手臂被对方拥在怀里时触到的柔和软。
章远总是可爱的,灵动的,生机勃勃,昂起脑袋喝水的模样像只小奶狗,咕咚咕咚喉结上下吞咽,被拉长的颈部线条绷得紧紧的,几口之后将塑料瓶里剩余的从头顶开始浇灌,哗啦啦地倒,淋得浑身都湿漉漉。白衬衫贴着温暖的身体,还没完全长透呢,就开始冒出青涩的甜香,细细的胳膊和腿,粉嫩的nai头若影若现。

他觉得饿。
又饿又渴,整个人躁得难受极了,却缩手缩脚,不敢言。

好想写未成年组
也好想写陈骁,喝到微醺又遇到半夜突然大雨,就想搞陈骁。下雨天他被捆了环的那个地方总会隐隐作痛,井然也总喜欢在下雨的时候来(。)他,伴随着雨声渐大,从最普通的操gan愈发演变成不受控的凶猛。惩罚他,无所不用其极,最后什么都出不来了,也没有结束,又开始对他清洗。
他说他脏,又说自己更脏。根本洗不干净。索性把灵魂也弄成黑的吧。
还有小裴,有没有现代模式的搞法。反复被奇怪梦纠缠,一睡觉就被梦里遇到的男人按着做,各种荒yin场景,睡不醒无法反抗,次日睁眼,身上全是欢爱痕迹。开始总反抗,后来也被迫着学到了乐趣。他总是看不清梦里那人的样子,每次视线抬到那张脸三分之一的位置就再不能前,只能锁死在漂亮的唇形前,看得愣生生。
是不是真的有所谓前世今生,三生三世呢?被yin梦纠缠了三个月后,他在图书馆里又再次看见那熟悉的宽肩,锁骨喉结,下巴,那嘴,和梦里的竟然一模一样……只是这次,是在现实之中。

那杨修贤呢。还没有染得一身风尘浪荡时的杨修贤是什么样子的呢?头回学着接吻时差点儿被咬到舌头,气急般叫出声,死死推着身前的罗浮生。对方被他这跳脚的反应弄得胸膛震动地闷笑不已。

杨修贤恼得不行,觉得自己被人看扁了,干脆趁着男人松手时,一个发力,将对方按进身后的床铺里,对的,刚才学习着接吻时他是敞开了双腿跨在罗浮生的腰前,面对着面,于是这下子挨得更近,几乎算是贴在了一起。

连罗浮生呼吸时心跳的拍子都能数得一清二楚。没到片刻,杨修贤就觉得自己的腰变得使不上劲地软。


just说一下而已。

2018-08-10 评论-28 热度-417

评论(28)

热度(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