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没颜没文化,小学生写作,三观喂狗

[巍澜衍生/朱厚照X裴文德] 弄裴 1

CP:朱厚照X裴文德/夜尊X裴文德/大喵X裴文德

*兽人有,BUG也有,其实寡淡无味没有什么肉,不能接受的同学就卜要看辣

*为了搞一下,所以老朱跟裴崽是一个时代!

小学生写作,为下一位太太 @风移影动 抛砖引玉!



弄裴 1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皓月当空,星辰如屑,雾霭散尽的山间竹篁在朦胧的光照下一片影影绰绰。三更过后的京城也是满地寂静,落针清脆,就连那些云袖笙歌的游女都早早收拢起琴弦,寻得了自己的情郎。万物渐入好眠,夜色微凉如水。而此时那红墙之内的一隅却仍旧灯火通明,殷红的帐纱从里屋铺至门沿,烛光点点,高枕软卧的香塌里隐隐约约传来些秘不可闻的喘息与低鸣。取那雪貂皮毛织成的厚毯上有位辗转着啜泣的年轻男子,袒胸露ru地抖动肩胛,散落在两颊的黑发被泪水染得湿漉漉,他哭得很压抑,也十分诱人。若是再仔细瞧瞧,还会发现有些不同寻常之处,譬如,青年的腿间竟然还卧坐着只异兽!

那是头俊美又优雅的豹。
矫健灵活,平头短耳,目似铜铃,它忽而昂头,黝黑的毛发在一静一动间显得油光可鉴,俨然饲养得极好。此刻这匹大猫正优雅地晃动着漂亮的尾,吐露根出粗厚的舌,顺毛般舔舐起青年藏在里衣下摆间的腿。它吃得极慢,时不时满意地咂嘴,卷一下长长的白须,比起山野禽兽,反倒像位贵族,慢条斯理地,又细致入微得不放过任何细节。


点我


夜尊捏开被褥的一角,淡淡扫过床铺上沉睡着的,被凌虐了一宿仍旧散发出甘甜肉欲的青年,他背上是用鲜血誊写的一片繁复文字,印着麦色的肌肤,妖娆得似曼莎珠华盛开。修长的指顺着凹陷的椎骨下滑,点落朵朵红迹,画到腰窝附近时,顿了顿,究竟没有再继续。瞳中的迷恋却更甚,他叹息般在裴文德的肩头留下枚吻,“我从前便觉得了,红色真适合你。”
半月前,华盖殿内。
一袭白袍的银发男人翩翩而至,立于朱厚照面前,拢了拢额前的发:“我可以保他不死,甚至还能叫他乖乖听话。不过我们要做个交易。”那名为夜尊的妖笑道,妖的血能强人体魄,引入邪道,而魔的精血……能蛊惑他,叫他生不得,死不能,今生依附于你,只属于你。
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要损你阳气,而待你气数丧尽,他便归我。
搂着因失血过多而昏迷的青年,紧了紧臂膀,朱厚照咬牙,答,好。

世人皆知当朝天子建豹房,筑金屋,喜淫乐,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妻妾成群,荒yin无度。
却不知年轻皇帝最宝贝珍惜的,是西苑里藏着的,鲜为人知的秘密。更不知曾经八面威风,屠妖万千的裴氏,正是那屋中之人。


TBC

dbq猫老师真的努力了QAQ


 
评论(94)
热度(2667)
© 写的都是假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