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八小时睡眠三餐定点  

[巍澜衍生/多CP你猜有谁/群P] 香水 1

4444 FO 点文

*群P/贵乱/逻辑死

*小学生写作,随便看看

又名ZYL48/BY48连连看

谁要能猜中全部CP将获得猫老师特殊奖励一份!


1

最开始注意到不妥的是樊伟。

他扯着身上那件价格不菲的衬衣在散热,印了logo的纽扣硬生生被崩落几枚,接着有双手从后搂了上来开始与他调qing ,方法相当娴熟,指尖轻车熟路地从下至上解着纽扣,下巴搁在肩头,嗲着嗓子在他耳廓旁呵气。而牧歌的嗓子没有这么腻,什么人——他皱眉,侧过脸打量起始作俑者,只见一个穿着骚气皮夹克的年轻男人,刘海长到睫毛处,笑起来唇红齿白,脸倒是和牧歌有三分相似,眉眼间溢出的色气却媚得像只狐狸。樊伟废了老大劲才将缠着自己的人扯开,就听见有人在喊他,声音细软清甜,像把绒毛制成的小刷子,轻轻撩动着少爷的心,不是自家的小白兔还会是谁。

樊总……低头一看,果然,牧歌软着膝盖瘫坐旁边的羊毛地毯上,只穿着件条纹单衫,流了不少汗,前胸后背都印着深色,整个人像是从水里刚捞上来似的,脸蛋儿透红。这鬼地方樊伟没来过,房间里除了牧歌以外的家伙也都不认识。

 

他朝牧歌的方向挪了几步,将软脚虾楼起来往怀里塞了个满当当,才开始打量起周遭的环境。这里很陌生,空气中却浮动着股奇妙的腥甜。倒也不是血的味道,更像是苹果烂熟前的浓重馥郁,藏着些酒香。他眯起眼,瞧了瞧——那个头发卷得像泰迪的眼镜男哭着被一个白大褂扑倒在沙发上,踢着腿挣扎了几番就放弃了,只是小腿还在抽搐着发抖。再远些的地方站着个年纪稍微大些的公子哥,穿着件有些老气的西装外套,在与另一个年轻人吵架,内容似乎是关于“结婚、前女友”。而客厅的角落里似乎还有个警cha,全场数他喘得最凶,看起来表情凶狠的男人把自己窝在阴影里,手中却牢牢地握着qiang,猎豹般警惕着四周,好像生怕谁会突然扑上去那样。

“怎么了呀,哥。不是最喜欢我主动么?”

正当樊少还在思考着事情演变成这样的前因后果,猫一般的青年又缠上来,这回他看见被樊伟圈在胸前的牧歌,甚至探出一小节腥红的舌尖,舔着下唇笑道,“别介,来回3P也成啊。”

话才脱口,樊家少爷差点没气得背过去,他连忙搂紧了自己的心肝儿,将方才脱去的外套罩在青年身上,想张嘴吼句你他妈想的美,但一对上这脸,粗话又活生生噎回半节,在胸口不上不下吊得慌。他实在没法跟眼前的狐狸呕气,哪怕这家伙只似了牧歌的三分。怀里的小白兔却紧张了,他将身体蜷缩着,绯红从耳垂攀至后颈,在喊过樊伟名字后就低着脑袋,极尽全力地抑制着喘息,牧歌的状态似乎不太好——然而这屋子里哪里又还有正常人。媚香包裹下的男人们似乎都开始逐渐丧失去理智,樊伟他自己更好不到哪儿去。怪异的欲火烤着他的心,脐下三寸更硬得滚烫,几乎要撑破西裤,跃跃欲试。

 

当然在座几位里,快呕血的不止他一个,罗浮生显然要比其他人更惨些,进来的时候磕着太阳穴,这会儿才转醒。缓缓睁开眼,脑壳还余着阵痛没散尽,就听见杨修贤在招蜂引蝶,声音跟混进蜜似的一口一个给我吧,比往日里都要甜上许多。定眼细看,那家伙舒展开双臂,正朝陌生男人的背搂去,整个人像无尾熊似的挂靠着,死缠烂打且不说,甚至还不识好歹地嘟嘴:生哥,不如你也让我办一次吧,保准你快活。

瞅着杨修贤一脸饥渴难耐,屁股diao都分不清的迷糊样,罗浮生真是又气又笑,他捏了捏太阳穴,活动着四肢,确认身体并无大碍后便起身向目标走去。被饿狼盯梢的青年却毫无自觉,他被樊伟拒绝后沮丧极了,身体软得又不想挪,便干脆搭对方身上,死赖着不走。见樊伟要揍他,杨修贤就翻个身趴在牧歌肩头,叫对方奈何不了。

所以当罗浮生卡着他的腰将人一把捞起时,杨修贤还没反应过来,便被迅速地占领了嘴。罗浮生咬着青年因为讶异而微张的唇,舌头莽撞地闯入后就是一顿风卷残云,顺便报复般手掌发力掐了把清瘦的腰,“杨修贤,你欠不欠cao。”狐狸精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认错人了,倒也不慌,他笑眯眯地应着罗浮生的吻,坦荡地探出嫩舌,双腿一屈,缠在了男人的身上。

 

两人吻得难舍难分,没一会儿就气喘吁吁地压在地毯上互相撕扯起衣服。樊伟毕竟是少爷,虽说夜场和派对都是家常便饭,但也确实没参加过重口味的群P大会,更没这么近距离见识过真人avi,当下就傻眼了。他连忙撇开脸,又忙不迭地想要捂住怀里牧歌的眼睛,却被青年扯住袖口。

牧歌悄悄捏着樊伟汗湿的掌心,镜片下的一双眼睛亮晶晶,他的眼角挂着潮意,眼底不知是否因为哭过而藏着淡淡的绯,干燥的唇角附近有些细小纹路,青年抿了抿,只吐出轻轻两个字,难受。

少爷的心咯噔了一下,顿时觉得新世界的大门就这么敞开了。


TBC

2018-08-05 评论-19 热度-584 巍澜衍生朱白龙宇

评论(19)

热度(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