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没颜没文化,小学生写作,三观喂狗

[巍澜/伦理剧] 纯情房东俏房客 04

必读:设定

OOC,自娱自乐,不上升任何


04

自从那回被赵云澜盯梢式的“叫早”后,老二痛改前非,决定再也不赖床。今儿周末,天气正好,七点半的手机闹铃没响,他便睁开眼。打算简单洗漱后出门练练身子,便拿好换洗用的家伙往浴室的方向走。沈家是个两层高的大复式,老大主卧里有独立卫浴,他和三弟则用外头客用的,离他房间有点远,位于楼层的另一边。

路过主人房的时候,却不巧听见大哥的声音,像是和赵云澜起了争执。他也不是想当个贼兮兮偷听墙角的,无奈正好踩在门口时听见他哥的那句“云澜”,步子就被牵住,鬼使神差一般。

 

“乖,听话。”

“下周你要替我去参加老三的班主任会,总得收拾收拾。”老大顿了顿,态度跟哄三弟似的,“胡子得剃。”

“我觉得我这样挺好的呀,多爷们啊,给三弟长脸。”罢了,那声音又装可怜,刻意捏着,沉稳的男中音硬生生调出副甜腻腔调,继续死皮赖脸,“你嫌弃我。”

“……”

再往后那两人还嘀咕了些什么,声音渐小,老二也没听清,然而往后竟然还掺杂进些奇妙的水声,和布料的窸窸窣窣。他当下心里就火苗蹭蹭上窜,真是操蛋,这是再傻逼也知道里面开始办事了。

这大清早的好心情顿时被浇得透心凉,满脸阴郁地撞开正在上楼的老三,撇下对方不明所以的懵懂表情,就一头扎出门外,当晚没回家。

次日再回去,老二专挑了个老大上班老三去补习课的时间,就想避避嫌,没想到才踏进屋就看见赵云澜屁股朝天地瘫在客厅沙发上,整个人有气无力,像颗霜打的茄子,蔫了吧唧。见回来的是他,就半侧过脸嘟了句小东西还知道回来啊。偏长的刘海被削短了,下巴也干干净净,显得清爽舒服。老二看着他那模样,竟然有些恍惚出神。

 

他是真的讨厌赵云澜。

第一次见到那家伙的时候便嫌弃得无以复加。男人光着半个膀子给他开的门,腰部系着条白毛巾,锁骨和肩膀都还在淌水,连眼神都是湿漉漉的。一开口,嗓音是染着情yu余韵的沙哑。

“你就是那个弟弟啊。”

他别开脸,心跳得很快。自己是来找大哥说留学相关的事情的,却没想到撞见了活生生的“事发现场”,还跟还没过门的嫂子打了个照面。

“我哥在哪?”

“喏,里头。”男人挑挑下巴示意,却没放青年进屋的打算,“有事?”

说着还转过身,大有将他拒之门外的意思。老二想辩解,结果抬头就瞧见赵云澜光裸的躯干。那是非常漂亮,充斥着张力与荷尔蒙的一张背,肩胛处骨骼分明,脊椎内凹,线条一路流畅至尾椎,还有两枚陷在毛巾里头,若隐若现的美人窝。那会儿老二还没见过世面,被这香艳的出浴图惊得嗓子直咽,大气不敢喘出半口,脑子嗡鸣,脸上也是一片红扑扑,只觉这男人实在是……性感得浑然天成。

以至于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老二都忘不了那张脊背。

他想他是谁,沈家二少爷,呼风唤雨,就没有得不到,什么时候被这样赤裸裸地调戏过。这个仇,一记就是很多年。后来被赵云澜嘲笑为中二病的思春表现,老二也仍旧是不认的。

 

对,他是真的讨厌赵云澜,讨厌他油腔滑调,漫不经心,还有勾人却不自知的混账态度。更加讨厌,如此在意,却又仍然不到对方的自己。


TBC

 
评论(17)
热度(289)
© 写的都是假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