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八小时睡眠三餐定点  

[巍澜衍生/井然X陈骁] 沸点(记梗)


再记个拉郎的可能性。跟猎场大概是一个系列,时间轴往前拉个七年八年。

沸点

陈骁年轻些的时候,心高气傲,玩得也大。杨修贤那些夜场里耍人取乐的三脚猫功夫,多半师承于他,可惜小朋友学得皮毛却悟不到精髓,当然这是后话了。说回故事的主角,当年陈骁仗着父亲的关系,遍地吃香,什么样的漂亮年轻男女都上赶着往这少爷身前贴。灯红酒绿时间一长,久食也乏味,心头虚无缥缈,百般无聊,这样的日子持续了许久,直到他遇到井然。
他刚见到井然那会儿,那家伙还是个毕业没多久的雏鸟。这位初出茅庐的设计师可真是个妙人。人生得妙,性子更甚。即不求财,亦不图利,但也不会拒绝。他不拒绝陈少爷的好,却又对那些人人趋之若鹜的东西毫无兴趣。陈骁在屁股后头缠了他小半年,又是给他开公司又是介绍业务的,仍然未果,便寻思起旁门左道,找人给井然下药。
他也是一时冲动,鬼迷心窍,却没想到对方反应剧烈。

模样看起来清秀禁欲的俊美青年反手将陈家少爷压在身下,整个人像道绷紧的弦,濒临爆发的界点。
你要干什么?
泡你。上你。
呵,那代价陈老板怕是给不起了。
他迎上对方的注视,被那片逆光中的凛冽惊得脊背渗汗,却仍旧不知死活,也冷笑,“还真没有本少爷给不起的。”
后来陈骁被关了三个月。吃喝拉撒都在井然的工作室里。设计师用一条长长的锁链绑住他的脚踝,将他关在笼子里,或者床上。他们做爱,吃饭,再继续做爱。
他给他缠上有锁扣的皮质项圈,还有些奇奇怪怪,钢制或铁质,陈骁说不出名字的器具。它们被用在他身上,井然耐心地教会逐一教会他这些东西的玩乐方法。他甚至还给陈骁嵌了环。一套三款,当三枚烙着井然名字的“戒指”被扣入体内时,陈骁流了好多血,也终于崩溃式地哭了许久。
双眼红肿,声嘶力竭。身体和心都变得驯服。

他不恨他,他惧他,更惧怕那个雌伏在他身下沉迷于肉体欢愉的自己。于是当保镖终于将他从那间“温室”救出来后,陈骁逃了,跑到美利坚,一躲就是七八年,时间长得足够体内的细胞全部衰死重生,也足够叫他忘掉井然,忘掉那段醉生梦死,从前的一切。

所以当陈骁去给杨修贤救场子的时候,万万没想到会把自己给栽进去。
井然就坐在那里,一如既往地冷清。既不同旁边的女孩喝酒,也不理会那些轻浮男人的搭讪。他手里举着杯鸡尾酒,马丁尼或者别的什么,因为距离太远陈骁看不清。
或许是巧合而已,他安慰自己,这是长岛西端的皇后区,他的地盘,他的店,而井然绝不可能出现。

送走醉醺醺的杨修贤后,他又回头张望,试图证明自己方才的是幻觉,不料井然压根儿没走。他是追着陈骁来的,自然不可能放手。
他拦下想逃的陈骁,将他堵在夜店的角落里,冷清的眼睛盯着他,声音还是那般澄澈好听。抬腿,曲起,膝盖骨抵在致命之处,被“戒指”约束着的小可怜在下一个瞬间猛地颤抖着,开始不受控制地簌簌滴水。
他说,“我想操你了。”

不是爱侣重逢后含情脉脉的我想你,也不是仇人相见时分外眼红的我操你。而是一句我想操你了。重点不知是那个“想”还是旁边的“操”,或者又是指代了陈骁的,“你”。
内敛沉稳的设计师开口,字字真切,说得太诚恳,太像怀念。陈骁知道自己完了。

FIN
希望word文档能自动生成十万字BDSM大片,或者有神仙帮我写。

2018-07-30 评论-18 热度-253 巍澜衍生龙宇朱白

评论(18)

热度(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