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没颜没文化,小学生写作,三观喂狗

[巍澜衍生/ABO/巍澜/夜贤/百合] 猝不及防 中

*CP:沈巍X赵云澜、沈夜X杨修贤、杨修贤↔赵云澜(百合无插入!)圈管不要来日我
*ABO,姓沈的都是A,剩下俩O

*PWP,不要深究,不要上升,不喜勿点,不喜勿入


猝不及防 中


沈巍打开衣帽间,将外套挂好,再脱去马甲,领带,袖箍,皮带,最后对着镜子将衬衫领口的纽扣松开两枚。与急迫的心情与持续叫嚣的荷尔蒙相比,他的动作显得很慢,就连走向床头的步伐都谨慎小心,似乎并不想惊扰屋里另外那位,此刻正在浅眠的男人。越靠近ALPHA的呼吸声便越沉,熟悉的信息素驯服地缠绕着他,最初的辛辣散去后渐显出醇厚气息,循循善诱,像猫咪的爪,一下又一下地轻叩着沈巍的心。刚才关门前沈夜似乎在楼下喊了句什么,他没听,也不在乎,男人摘落眼镜的同时也收下满脸戾气。望向床榻中央,浓密的睫毛微垂,眼眸里有汪旁人未曾见过的恋慕深情。
“云澜。”他悄悄爬上床,呢喃着,西裤曲进光滑的腿根,从后搂住OMEGA的窄腰,掌心置于髋骨位置,揉起那微凸的骨骼,再小心翼翼地朝前游走,捧着那鼓起的腹部,感受着从母体深处传出的细微胎动。薄薄的皮肉之下,正在为他孕育着一个新生命,有血有骨,鲜活生动。沈巍捧得极尽温柔,赵云澜仍然下意识地缩着肩膀。看出了他的紧张,沈巍调节着自身信息素的释放,被控制得很好的植物冷香飘然而至,萦绕在浓烈的酒气四周,将赵云澜包裹得周至安全,随着怀里人体温的消退,ALPHA的心情才稍微平复些许。
做完这些细致的安抚工作后,沈巍终于颔首,将头埋得更低,贪婪地用嘴唇品尝起赵云澜的发与肤,磨蹭了好一会儿,张口含上属于自己的腺体,把唾液在最殷红的那处抹匀。
“我要咬了,云澜。”他吻了吻恋人的耳垂,柔声告知。


飞、飞一下


TBC

修贤美人好可怜啊,大家都很开心快乐,就他被搞哭了,啧啧。

以及怎么还没干完,我好累。(zuo)



 
评论(43)
热度(696)
© 写的都是假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