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没颜没文化,小学生写作,三观喂狗

[巍澜衍生/夜尊X杨修贤/PWP] 猎场

黑帮大佬X登徒子

必读:跨界拉郎,无爱有性,隐夜澜,隐隐巍澜。总而言之,他们彼此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干了个爽。


猎场

芝加哥的唐人区,洗hei钱,三不管,适合搞各种di下交易的风水宝地。从永活大街的那幢牌楼算起,到最末端尾巴上的兜售水果的杂货铺,拢共就这么芝麻点大小的地皮,无论是画纹身还是做保险的,哪个人听了沈家二爷的名号敢不低头,就连隔壁地盘里那阿尔卡彭的后任都对他忌惮三分。可偏偏还有位名为杨修贤的小阔佬,天不怕地不怕,又骚又作,下巴尖胡子还没长全,就带着身傲骨锋芒,莽撞地扎了进来。

也不知是该夸这孩子后生可畏,还是该像他哥那般骂句不知死活。

 

从那人踏进店门的第一刻起,沈夜就注意到了。时下流行的皮夹克挂着金属彩片,牛仔裤不系带,危险地卡在髋骨上,惹眼的红靴。黑发乍看之下乱糟糟其实颇有门道,尤其刘海,烫完卷后抓型抓得十分到位,叫那双眼睛藏在曲曲扭扭的发丝间,他画了眼线,带闪粉,偶尔抬额的时候露出来,显得格外亮且明媚,实在讲究。年轻男孩刚进来就先到吧台前讨了杯果酒,转身便和隔壁一群扎堆儿挤里头最漂亮的女学生调起情。

他调情的手法也是极其高明的,眉目传情,翘舌生花,中文英文参杂着各半,时不时崩出几个流行词,将混血姑娘聊得面颊绯红,一个劲地抿嘴甜笑,还忍不住撩起长发。妹妹说等会儿要跟同学去韩国人开的店里K歌,实在呆不久。他便做出副苦闷表情,托着腮帮子跟话,那也捎上我呗,要不你独自落单,多不好。女孩儿本来就是欲拒还迎,见帅哥这么给面子,当然也不是真正的婉拒,心里思索着再试探试探,干脆贴上青年的耳廓,低语了几句。沈夜在包厢里端着杯酒在品,从头到尾将这出好戏尽收眼底,不由觉得杨修贤实在有趣。最初只听过他带人在自己的店里惹过几次事,最闹腾那回还招来了FBI,还以为是什么虎背熊腰的莽汉,这会儿看到本尊才知,原来是个妙人儿啊。眼见对面快要成了,便抬指扣响桌面,跟伏身的侍从耳语几句。接着一杯鸡尾酒就被推送到杨修贤的面前,sexy beauty,龙舌兰垫底,佐以柳橙汁和番石榴的甜,味道同名字一般露骨。杨修贤挑眉,顺着侍从手指的方向瞧去——迎着对方猫一般盯梢式的打量,沈夜不动声色地饮尽手里半杯伏特加,拿过手杖,摆弄了会儿,才缓缓起身。

 

杨修贤感得腰上一热,耳旁有气,察觉有人搂他。回转过头,就看见方才那戴着张面具的男人出现在身后。盖去半边脸的遮挡物十分精致,真金白银,雕花工艺,约莫是哪家大牌定制的高级货。他眯眼,捏着“xing感美人”的杯脚圈圈画画,哎,咋整,你吓跑了我今晚的姑娘。

“一杯沈家堂主请的酒,还不够赔?”

“哟,这是哥哥请酒?”身旁人见来者是沈夜,各个吓得脸发白,全做鸟兽散尽,杨修贤倒不怕,甚至目光来回扫着评估起这位爷,“可惜我不爱甜口,喜辛辣。”

“那想来点什么,杰克丹尼?”

“Only chicks pick Jack Daniels.”

毛没长全的才喝杰克丹尼,他眨眨眼,汲了口吸管里的酒汁,偏过脑袋对酒保抿唇,“把店里最贵的人头马——都给爷我来一遍。”沈夜纵声大笑,也是,看我难得糊涂,光喝些酒水又有什么意思,真是招待不周委屈您了,来,我请小少爷做些趣事。


自行车


那门挨上的霎那,面具下的双眼猛地睁开,沈夜扫了眼杨修贤打发情人用的钱财,轻笑,翻开智能机给备注为乌鸦的下属拨了通电话,“帮我查个家伙。”

FIN
——
*美钞百元面值流通的比较少,纸币多为一元或二十的面值。
*3打头的是芝加哥手机号,1打头是国内手机号。
社会背景我XJB写的,勿考究,以及并不知有没有后续



 
评论(33)
热度(850)
© 写的都是假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