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没颜没文化,小学生写作,三观喂狗

[巍澜/师生年上] 克制 3

1 2

3

兴许是他语气太重,又或者是这个“骗”字用的过狠,戳伤到男孩的心,赵云澜本能地缩了缩肩膀,手臂的力气刚卸下,就被沈巍反身压了个正着。

“赵云澜,你要是再这样……”

“别——”学生崽急促地插话,神色匆匆,伸手捂严老师的嘴,仿佛沈巍接下来会说出什么骇人听闻的语言。少年人抽条儿快,他现在已经跟他差不多高了,但身板仍旧十分单薄,因为紧张的缘故,背脊绷得像拉满的弦,声音也是颤的,“别说下去。”他原想问这熊孩子是不是最近都没回过家,话到嘴边却止住,空无一人,冷冷清清的房子又怎么能称得上是家。

“你爸妈呢?”

“没回国。”犹犹豫豫,目光闪躲,赵云澜才老实道出实情,“我真不是故意,今天是跟沈老师两周年的纪念日,才……”他们挨得太近,沈巍能听见那小胸脯下咚咚作响的心跳,他今早淋过雨,早饭定然是没吃过,午餐不知道是否也敷衍了事。毕竟还是个孩子呢,沈巍的心当下便软去半截,手把手带出来的学生,勾去了他心魂的漂亮男孩,他对他的喜欢是飞蛾扑火,

“下次别这样,好好说,我哪有不答应你的。”赵云澜听完后整张脸红扑扑,心里嘀咕着老师您不乐意的事还真不算少,当然他没把这些真心话吐出来,憋了半天只道,“沈老师分明知道”。

 

年轻人心气燥,什么事都喜欢搞得风生水起,谈个恋爱就要惊天动地,恨不得昭告天下。他赵云澜头回接触罗曼蒂克,人还没彻底吃到嘴,心里头自然就像攒着团火,从小火苗烧成大火球,眼看着都要燎原了,沈巍那边却毫无反应,似乎打定主意只把他当个孩子宠,无疑形同给赵云澜躁动不安的心添上几把助燃剂,烧得男孩燥热难耐,又心绪浮沉不安。

即是软肋又如铠甲,赵云澜知道自己的恋人十分优秀,外表俊逸,内敛沉静,又是受人敬仰的教书先生,可他从来不把沈巍当作老师来看待,他只想那双洞察世事的明眸注视着自己,最好是只有自己。还有那手,修长而骨骼分明,指腹因常年握笔而镀了层薄茧,摸起来是书卷气的感性也是克制隐忍的性感,叫人想要含进嘴中,用温热的口舌烫画,与之缠绵……

你分明知道,也分明喜欢。

于是他一扭腰,趁着沈巍发愣的档口便脚底抹油溜开了,像只狡猾的猫那样。

 

晚餐是意大利面烩什锦。红酱白酱都有,满满两大碗,佐料选了时令沙拉,甜薯泥,还有瓶醒好的白干,他好甜口,挑的酒也果香味十足。赵云澜毕竟富三代,自己下厨的机会不算多,这回为了哄沈巍开心,腆着脸跟着家里的阿姨学了老半天,将厨房从里到外炸得冒烟,才勉强摸到烹饪的皮毛功夫。所以能做出这桌有模有样的“烛光晚宴”,赵同学确实算是卯足劲头。斟好酒,他乖乖给自己倒了杯芒果汁,用银叉卷了段粘着奶油的面条,讨好般递到沈巍嘴边,眼里满满殷切。

“味道不错。”

“是吧,我可是很努力了。”

沈巍摘下眼镜,摆好,浓密偏长的睫毛微颤,笑着刮了下男孩的鼻梁,要是能分出三分的努力在你学业上,现在就是班上的尖子生了。别说扫兴的嘛,赵云澜见机牵着教授的手,拉过来摆在自己腰际,两眼一闭,撅起嘴来。

吻我。

吻我吧,老师。

 

赵云澜被吻得昏昏沉沉,搂着沈巍脑袋的手臂懒懒地搭着,使不出也不想使劲,身体的重量都交给了身下的男人。rou唇肿得嘟起,一吻罢了又追着继续讨要,你来我往,两人黏糊得忘却时间。客厅里的香氛蜡烛烧去大半,小小的灯苗在融化的蜡水中闪闪烁烁,偷偷窥探着屋里那两具纠缠不清的肉体。赵云澜塌着腰,从搂到抱,双腿不正经地跨过膝裤,最后干脆一屁股坐下。

“沈老师,沈教授。”

他在男人的耳畔叫得动qing,舌尖勾起的水丝软糯甜腻,而对方呼吸沉重,脖颈粗红全是忍耐,除了吻却不敢逾越半步。赵云澜笑了一下,像是明了什么般用指尖起沈巍衬衣口袋里的那支钢笔,“害怕犯罪?”

没事,我来cao你,说着便腰一沉,用那两瓣软肉压着沈巍的命根子拧了拧,抬起又落下,臀尖蹭出几阵酥麻,就像他无数次的仲夏旖梦中那样,经历过变声期没多久的嗓子是甜哑的,带有不染世俗的清新,他像那些个树梢上才刚刚结出的青涩果子,在和风细雨里养尊处优,皮都没长透,仍夹着抹天真的余韵,他睫毛扑闪,连长得快赶上违纪的刘海都挡不住眼里的那抹韵味。他的男孩垂低眼睑,用这样勾人的神色对他说,“今天用这儿好不好,老师。”

 

TBC

这篇下章就能完辽

晚上搞杨修贤,开心!


 
评论(14)
热度(456)
© 写的都是假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