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没颜没文化,小学生写作,三观喂狗

[夜澜/巍澜/PWP] 咎由自取 中

*3P无骨科修罗场*

*人人都爱赵云澜*

*看清楚TAG!不喜误点!拒绝辱骂/教做人*

*本篇大量弟嫂,小学生文笔,我爽就行*


SETTING: 夜尊有一缕魂魄被沈巍锁在镜子里,他窥探到沈巍对于赵云澜及其隐晦的欲念,并以此作为要挟,试图逼迫哥哥遵从内心。而赵处长对此一无所知。

前文

被对方识破仿佛是预料以内的事,悬于半空的鬼王托着腮,银发散在身旁,他玩味地俯瞰那歪倒在床上,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若有所思。四肢修长,轮廓分明,乍看之下算不上美艳,细细品读则能瞧出风骨,还有那刻进灵魂深处的,万年前昆仑寄存下的一丝神韵。昆仑,只是单单念过名字,胸口便有奇妙的情绪翻滚,他盯着赵云澜,目光阴鸷,又像透过他在看那曾经一统山河的大荒之神。
赵云澜被夜尊的目光刺得背脊发麻,他不清楚这家伙将自己囚禁起来的目的是什么,但必定不是好事。回忆着梦中残留的片段,沈巍多半有把柄在他手中。会是什么?而沈巍,现在又人在何处……为什么不来找他。
“我在思考一件有趣的事,”夜尊突然开口,明明隔着段距离,声音却像在赵云澜的耳畔突然炸开,带着笑意和愉快,砸进耳时又似莽蛇吐信般湿滑阴冷,“不知道令主想了解否?”
赵云澜并不理会,大脑飞速运展,试图能从夜尊的谈吐中筛选出点有用的信息。银发男人在得到贪恋已久的玩具后心情极好,似乎并不计较赵云澜的寡言与沉默,只勾勾指,将对方身下那张朴实无华的白床变成他喜欢的款式,便继续自说自话起来。
“你可知道我那废物哥哥可望却不可求的……都有些什么?”
作为鬼王里较早被点通慧心的那位,沈巍素来缜密谨慎。在破去夜尊人形后,打散了他的三魂七魄,只抽留一缕,锁在昆仑留下的铜镜中,藏起来带于身边。鬼族因恶而生,无论皮表如何修饰遮掩,也改不掉那些原本的,与生俱来的污秽。就像沈巍千般能耐也抗拒不了嗜血的冲动,还有对于某人的刻骨眷恋。夜尊全都看在眼里,经年累月,难免产生共情。心头蠢蠢欲动,滋生出无限贪婪,仿佛负手立于山巅的那袭青衣,梦里的旖旎缠绵,也原本都该属于自己。
他从前是非常谨慎的,只是最近戒备没以前严了,心有杂音,也不知是受到什么波动。才叫自己能逃出来,还能夺取身体。夜尊一边说着一边暗暗观察对面人的表情,希望能从那张脸上瞧见些厌倦恶心,却不想落了空。哪怕腹中有欲念徘徊,赵云澜还是那副临危不惧般神色自若,用超人的意志力压迫着体内药物的淫性,维持着毫无表情,一双眼睛只有在提到兄长名字时才涌起些微柔情波光,仿佛无论如何都不会与“沈巍”生气。
“孪生双子,共生共死,本就一体同心。”
言罢,夜尊猛地靠近,卡着赵云澜的咽喉,一字一句,几乎咬破唇齿。我所做的,与他想要的,无区别。

AO3

轻想连载


TBC

 
评论(4)
热度(528)
© 写的都是假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