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八小时睡眠三餐定点  

[巍澜/R] 杀死那只知更鸟

史密斯夫妇PARO
BGM:HIT N RUN/SHAPE OF YOU

*全是段子

1
他代号怀特,入行不到三年,还算半个新人。沈巍则在他们这行老早便名声鹤唳,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开始杀人的,也没人知道沈巍到底是不是他的真名。不过这些都无所谓,怀特嚼着糖棒,又将资料翻过页,拎起那张高糊的照片看了又看,努力将对方的轮廓刻进脑子。
2
这该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喜欢古典乐,热衷于咖啡或者茶,作息规律,无不良嗜好,与人为善,甚至会在闲暇时去做些义工之类的……或许连动刀的时候都一脸正经,该称为披着羊皮的狼?怀特挑眉,觉得有趣极了。他大概和自己是同道中人,杀人却不嗜血,非正亦非邪。什么时候才能碰面呢,Mr.Shen,摩挲着手中的A4纸,青年的唇角不自觉上扬,心情已是跃跃欲试。
3
他拿过那把纯银的沙漠之鹰,向他吹了个口哨。脸上沾满灰,被大马士革刀划出的口子还在淌血,将白衬衫染成艳丽的红,可代号怀特的东方男人似乎并不在意。
风里传来浆果的甘甜,还混进了些许细微的铁锈分子,西西里的上空万里无云,热烈的骄阳照得沈巍眯起眼,那人朝他咧嘴一笑,挥手喊道——Ciao, my sweet pie.
下次再见,我的华生先生。
4
沈巍活了一万年。
“这是个病句。”怀特咬着对方递过来的水果蛋糕,故意把草莓留下,嘴巴上挂着的奶油还没来得及舔尽就急匆匆地插嘴辩驳道,“我的意思是,这不可能。人类怎么能活一万年呢,除非沈先生你,嗯……”
“的确。”
沈巍若有所思地点头,摘掉手套,用食指揩掉对方唇角的一小块蛋糕末,顺便蹭了蹭他引以为傲的胡茬。“这的确听起来太反人类了,不过我从不会对你说谎。”
为了让这句话显得更为真挚,沈医生又在对方因为自己的举动而瞪着眼睛面颊飞红后补充了句:
“云澜”
5
赵云澜15岁的时候第一次杀人,干得并不利索,由于手抖的缘故子弹打偏了几寸,目标中枪后过了十几分钟才彻底断气,原因是失血过多。那次后他被头目臭骂了一顿,开始苦练枪技。因为技术没到炉火纯青,也不敢到处张扬自己喜欢好枪,拿奖赏的时候只随意挑些刀具或针药,直到十八岁那年用攒的零花买到定制版的沙漠之鹰。
6
而沈巍从来都是用刀。他的刀很普通,刀柄是木质,刀身被护理得很好,月光下泛着冷色。看起来大小与那些市面上流行的瑞士军刀差不多,也没藏有什么特殊药品,譬如麻醉剂之类的。这把刀沈巍在身上带了很久,久到人尽皆知,甚至被写进FBI的资料库,多少也算闻名一方了。
说没感情,肯定是假的。
不过在墨西哥湾交火时,为了救赵云澜,他毫不犹豫地将这同自己出生入死奋战多年的伙伴扔到地上,染血的镜片下神情不改分毫。
7
“这不值得。”
怀特,不,名为赵云澜的青年挥着被打了石膏所以显得格外笨重的手臂,望向沈巍时满眼疼惜,他脖子也被绷带绑得死死的,一激动又扯到伤口,便立马噙着泪花嘶嘶吸气。
沈巍眉头皱得更深了,那天赵云澜单枪匹马杀入敌营,中了埋伏,而自己赶过去已为时过晚。当他看见青年倒在一片血泊中,衣衫褴褛时,名为理智的弦彻底崩断。他开了杀戒,当晚的墨西哥湾横尸遍地,起了场大火,听说后面赶到的当地jing察费了四天三夜才将火势控制下来。
“那些傻逼不值得你费这么多力气……唔。”
医生弯腰,小心翼翼亲起伤患的嘴角,轻轻舔着唇上那枚暗色的痣。
“为了你,都值得。”

爽了,有机会想全部都写出来!
为什么我没有时间😷

2018-07-24 评论-1 热度-151 巍澜剧版镇魂

评论(1)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