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八小时睡眠三餐定点  

[巍澜/师生年上] 克制 1

*师生年上,巍澜
*OOC

克制 1

他知道那小子是个行家,也知道他还是个成年没多久的学生崽。十七八岁,身子骨仍在抽条,手脚细得盈盈一握,下巴尖才刚刚冒出些细小的胡茬,满面的胶原蛋白,拍拍脸蛋儿就能掐出水,嫩得很,打起瞌睡的样子像只猫。所以当赵云澜第三百零一次“巧合”般从他办公室的门口无所事事地晃过,又故作无辜朝自己眨眼笑的时候,沈巍觉得早晨喝下的几杯浓茶都止不住自己的头疼——第三百零二次了,你看他又不知从哪儿骗来了沓卷子和作业,这会儿已经名正言顺地踩上了办公室的地板砖。
啊,还是试试看换成斋咖吧。沈巍捏着跳动的太阳穴,十分苦恼地想。

可他是老师,传道授业解惑也,题目还是要讲的。“这道题。你先看看今天课上的公式,可以套入……”沈巍讲得很细致,用的也都是些浅显语言,可眼前的青年还是满脸愁眉苦脸,说实话他怀疑赵云澜根本就是在装不懂。这小子天生聪慧,一双眼睛亮闪闪,灵动得很,有时叫人猜不清他到底心里揣着些什么机灵。这成绩虽然不上不下,但多半都是因为考勤拖的后腿,十节早课能翘掉八节,剩下两节能按时到场,还是因为授课的人是自己……是的了,要说这天不怕地不怕的男孩对学校里的谁还有些许敬畏之意,那便是沈巍,沈教授本人。然而这份敬畏,似乎参杂进不少腻味,尤其随着时间的推移,最近变得愈发明显起来。“在听?”,见对方有些走神地瞅着自己的袖口,沈巍微微皱眉,用钢笔敲了敲桌面。赵云澜哎了一声,思绪立马回笼,手指却不听话,顺着卷子圈圈画画,片刻间便摸上了沈巍的笔。

仿佛那钢制的普通文具是什么珍贵妙物,他碰得小心翼翼,指从笔尖处摸起,一点一点地抚,修剪得圆润的指甲偶尔还会刮下光滑的笔身,迂回般摸索前进,节奏不快不慢却实在磨人,直到快挨着沈巍的手,才缓缓停歇,罢了还说道:
“真好看。”
“咳,”沈巍脸有些红,假意轻咳,分明还隔着些距离,却松了钢笔,触电般把手收回,“确实是牌子货,你喜欢的话,下模拟要是考得好,老师就送你一支。”

怎知学生笑嘻嘻地摇头,又眉梢轻佻,脑袋趴到桌上,下巴枕着臂,一双明眸追着他躲藏的视线,刻意压低嗓音,用着只有沈巍听得见的声音喃喃,“我说的好看,是指老师的手。”他脸不红气不喘,撩人情话信手拈来,这些没羞没臊的胡言乱语,也不怕被旁人听去了。沈巍咽着嗓子,眉头皱得更紧,好似恨不得立马用手边笔筒旁的胶带封住这张没大没小不知检点的嘴,摁在沙发上拍拍对方的屁股。可他到底是做不来,克制着面部的表情,将那些羞恼和冒出了丁点的蠢蠢欲动都掩饰得极好。只给赵云澜还了句轻轻的,别胡闹。
可穿着校服的男孩赖得很,压根儿不在乎时间地点,也无所谓沈巍的警告,“说真的,如果下次模拟拿了第一,老师要给我什么奖励呢?”
“糖?”

沈巍的办公室里总备着些糖,是用来奖励学生的。这方法似乎略微显得笨拙老套,像是逗弄孩子,却还是讨得许多人的喜欢。原因或许不在于糖——想想看,君子端方,温良如玉,这样的男子,笑得春风一般递给那些彩纸裹好的糖,硬的软的,粘着水果气息,还会摸摸你的脑袋说上几句鼓励话语,该有多甜多诱惑呀。所以总会有学生来跟沈巍讨糖,其中数赵云澜最积极,虽然摆明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那怎么够呢?”可这回小家伙仿佛别有所求,他刷刷几笔便将方才那些“疑问”都填好了,答案几乎标准。又趁着沈老师没反应过来,拿过了摆在桌角的糖盒,抽出一根,轻车熟路剥开花哨的塑料,将褪去包装的糖棒匆匆擦过沈巍的唇,又迅速抽回手,直接含进口中。他吃得相当se情,舌尖就着糖果刷了舔,舔了刷,红艳艳的肉色搭配着奶白的球状物格外刺眼,还故意弄出些乱七八糟的水声。沈巍哪里招架得住,很快便被搞得心跳加速,呼吸声愈发沉重。这分明是在给学生解惑授业,怎么偏生出种偷情的错觉。
随着阵闹人的铃声,十五分钟的课间休息好歹是熬过了,沈老师心力交瘁,神经绷得死死,汗湿了一背。

赵云澜走的时候格外磨蹭,恨不得要一步三回头,出了门还要探回半个身子朝沈巍喊话——“老师别忘了哦,明晚。”他笑着吐了下舌头,刘海被路过的风吹起,露出光洁的额角,青春洋溢得像五月日光下绽放的花。
“家访。”

TBC
明天做个印调,有兴趣可以关注下。
8-10W字大概,因为是自印本,服务同好用的,不会太多哈。

欢迎评论👏

2018-07-21 评论-26 热度-726 巍澜剧版镇魂

评论(26)

热度(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