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八小时睡眠三餐定点  

[巍澜/ABO] 非典型性浪漫爱情 11

11

伤经动骨才要休息一百天,可他怀着娃,总怕引起并发症或有什么别的毛病,于是赵云澜又被理性摁着躺了大半个月才出的院。而沈巍一直都陪伴左右,哪怕在他说出那番狠话之后,只是把自己来往的痕迹给抹去了。大概是觉得赵云澜不想见到他,于是也不常出现,不过人虽未到,早中晚三餐却都放在保温盒中妥妥备好,无论赵云澜什么时候睡醒,睁开眼便能看见热腾腾的饭菜。连来帮忙换药的护士妹妹都时不时打趣,这样ALPHA真是打着灯笼都难找。可对方越是周到细致,赵云澜心里头就越乱如麻。等价交换,人间常理,可沈巍要的,他着实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给,又给不给得起。毕竟心只有一颗,丢了就再讨要不回。

“没有太大的问题,注意下血糖就好。你这回也算福大命大,可不能再这样乱来了。”
美女医生皱眉,点着屏幕上的B超图,又将手里的《育婴须知》圈出几处重点给身前这位似乎不太称职的准妈妈看,“不管你从前如何爱鬼混,为了孩子的健康,那些七七八八的习惯可都得戒干净。你是特殊体质,子宫发育得不完全,没经历成结就能怀上也算老天眷顾,过阵子要害喜了就有够你受的。”
“说起来,赵律师你家那位ALPHA呢,我怎么一回都没见着。”
赵云澜尴尬地轻咳,抓了把刘海,借机错开话题,“医生,你说如果不被标记,孩子的发育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为什么不进行标记?赵律师难道……”
她很深地看了他一眼,却始终不能从OMEGA俊气的脸上读出任何答案。
为什么不标记?理由说来也简单,赵云澜并不信任ALPHA和OMEGA之间所谓的“契约关系”,毕竟通过生理约束将对方捆绑在自己身边,太霸道也太过于讽刺。就好比他的父母,因为一个所谓烙印相敬如宾了大半辈子,到头来家不成家,人也离的离,散的散。可赵云澜不同,他原先是个BETA,习惯了散漫,自由自在,即便成为了OMEGA骨子里头也不存在驯服的天性。赵云澜不轻易信人,更怕有负于人,尤其是沈巍,唯独是沈巍。
有时也会觉得,他们这个年纪,谈情可以,性是需求,可说爱也未免太荒唐。沈巍此类人他算是了解,清心寡欲,纯情执拗,以自己的准则在世间行走,很难想象他正儿八经将“爱”挂于嘴边,可一旦说出口——实在让人难以回绝。太难了,赵云澜想,自己欠下过沈巍的救命恩情,不能再亏欠更多了,初愈的OMEGA抚着沈巍留下的陶瓷碗边沿思绪万千,又想起医生的劝解,这孩子不单单只属于他自己,无论未来如何打算,另一位父亲总该有知情的权利。
孩子,赵云澜摸着微微凸起的小腹,心里眼底全是柔软,不知道另一位爸爸会不会欢迎你的到来。沈巍身上书卷气浓厚,天生适合教书育人,看起来便是会宠溺后辈的主。倘若是不喜欢,也好,趁还能抽身而退,就都彼此放手吧。他笑了笑,低头点开手机的通讯录。

“沈巍,我们好好谈谈。”
……

沈巍这几日活得浑浑噩噩。研究做不下去,课也代不好。
他配了新手机,听说是时下最先进的款式,功能齐全,超高清像素。拿到手后沈教授花了半个来钟研究说明书,然后便一直盯着屏幕看。他的号码只给一个人留过,自然等的,也仅是那一人。当初赵云澜在医院里轻轻的几个吐字,如当头一棒,砸得他猝不及防。沈巍不清楚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他不擅长恋爱,更不懂那些投机取巧的花哨伎俩,所以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男人愿意与自己上床,做尽亲密之事,却又拒绝被标记;为什么手腕明明纤细得盈盈一握,推开自己时能如此干脆利落,不留余地。像阵呼啸而至的风,扑面袭来,穿堂而过,无法捕捉。

赵云澜来赴约的那天龙城下了一宿的雨。天像瓢泼般朝外倾倒,豆大的水珠子从屋檐砸落,跌在地上又化进泥土,滴答一声,融入淅沥之间,便无迹可寻。
沈巍温了壶酒,坐在客厅的红木椅上发呆,他不知道赵云澜要来跟他说些什么,但冥冥之中觉得不会是好事。是拒绝么,倘若是的话,自己又该如何反应,事实上他根本无法想象将赵云澜从生命中彻底剥离出去的生活……他太习惯名为赵云澜的男人了,狡黠的目光也好,大大咧咧和缜密精明也罢,还有偶尔闪现的泠冽与果决,点点滴滴,汇聚成洋,在他心中挥出浓墨重彩的一道风景。
若要问他爱他的什么,沈巍或许做不出精准总结,可如果要去挑一个反驳的借口,他似乎找不到任何不去爱赵云澜的理由。

门被扣了三下,把手接着被转开。赵云澜进来的时候带着些许水汽,很快寒意便被屋内的温暖驱散了。他随性开口,嗨,沈巍。语气同从前一样,没有任何尴尬,好像前段时间的冷战,后面发生的绑架事件都是假的般,絮絮叨叨分享着琐事,“出院那天你怎么没来凑个热闹?林静他们好像挺想你。大庆也是的,你给他喂了啥呀,我回去后简直抱不动了。”
“你不想见我。”
沈巍将酒壶端出,斟好半杯,递过去给对方,赵云澜接过后便仰头饮尽,“我不想被标记。”闻言,ALPHA沉默,适时地推了推细边框镜,等待发落。
“直话直说吧——”
“我知道这不算是地道的答复,可我也没想到自己会成为OMEGA——如果一开始就如此,便不会靠近你了,沈教授。”
“所以赵律师从开始就将我当成是、是个……”
“炮友。”赵云澜索性替他把话说全,“只是滚过几次床单,我们身体合拍,沈教授怕是将这错觉成了别的什么。”

沈巍在镜片下眨了眨眼,仿佛失去了对语言文字的理解能力。
赵云澜说的每个字他都认识,可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似乎都变得陌生晦涩。他的OMEGA眼下正坐在他面前,因为坐姿的缘故,敞开的衣领下露出苍白纤细的脖颈,肌肤上浅浅的肉痂尚未痊愈,腺体飘散着好闻的气息。可这些却都不属于他,并且似乎以后都将永远地离他而去。而沈巍只能看着他,无论体内的信息素如何汹涌叫嚣,被拒绝的信息控制着他的大脑中枢,压抑下一切本能,甚至束缚着身躯,像灌入了铅的水泥,又沉又重,几乎迫命。
于是他看着他,过了许久,许久,才组织好语言,淡淡说,你当初又为何来找我呢。我无法学你,是做不到分明的。赵云澜,你怎么能这样。
沈巍知道自己缺颗心。遇到赵云澜之后,才逐渐学会心疼、怜惜、惶恐局促,还有患得患失……那些人类间司空见惯,对他而言原本陌生的复杂情感,可如今,这些酸甜苦辣都要诉诸东流,只剩下无边无际的涩。

“是我不对。”
赵云澜顿了顿,继续道:“我是喜欢你的,沈教授。”原先是喜欢你的皮囊才想同你干柴烈火,后来是喜欢你的好,你的人,因为太喜欢,越了界,所以才不想继续。不敢要你的心,也不敢把心给你。
“所以你给过的,我都会还。”

“既然是用肉体为借口开始的关系,就以性作为结束吧。”
他眼睛很亮,谈吐时带着流动的光,眼角有岁月留下的细纹,都是沈巍喜欢的模样。窗外又有雨落,空气中弥散开的信息素此起彼伏,就像他们初相逢时那般。

TBC
快写完惹

2018-07-19 评论-11 热度-402 巍澜剧版镇魂

评论(11)

热度(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