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没颜没文化,小学生写作,三观喂狗

[巍澜/伦理剧] 纯情房东俏房客 02

必读:设定

OOC,自娱自乐,不上升任何


2

阳光是从掀开了一角的百叶窗透进来的,倾洒在屋子里坐着的赵云澜身上。他眼前的年轻人睡得很沉,眉宇间却有股与其年龄不符的忧郁。他无从替对方抹平那些情绪,于是只好选择了替他挡一挡这恼人的日照。

所以沈家二少爷刚睁开眼,便看见赵云澜托着个腮帮子坐在床边瞅自己,另一只手拿牙签插着水果吃。他胡子没刮,毛茸茸的一圈绕在下巴上,目光明亮得像只不惧天敌的小动物。如此去形容一个成年男人或许不太适合,但这确实也是老二对于他的印象,大大咧咧,不拘小节。

“昨晚溜出去喝酒了?”

“……”

“哎,”那人佯装叹息,换个姿势,翘起二郎腿,“不是我说你——成日在外头鬼混,学的都是些啥洋玩意。”

“喝什么酒,小家伙就应该喝这个——”说着就跟变法似的摸出杯罐装饮料,硬是塞进老二怀里。

一瓶冰镇的椰汁,还是那个经典了十几年的罐装,刚从冰箱里取出的缘故,皮表透着股水汽。刚睡醒的海归精英皱眉,原来这些年过去了,男人依然没忘自己的口味与喜好,却是不晓得对方是否还记得……罢了,他转身将空调被蒙过脑袋,心里又堵又慌。见男人没有离开的打算,又闷声说,“出去,我换衣服。”

赵云澜记得这沈家老二原先是很黏人的。在滚去资本主义国家兴风作浪前,他喜欢唤他作大哥,开心的时候还会喊声澜哥,嗓音清脆响亮,兴许也是有着几分憧憬吧。可后来这些从前的记忆都随着时间飞逝而飘走了,如今只剩下这个连“哥”字都不愿叫的混小子。虽说是个头长高了身板儿结实了,却也愈发没心没肺。

被赶出门外后他眨眼,不由得叹息,男大不中留啊。


这沈家数老三年纪最小,却也最为勤快。通常阿姨不在的时候,会帮忙打点家务事。沈家总是干净得纤尘不染,因为老大忙,时常不回家,可又有些许洁癖,喜欢事情都安排得明白妥当。而这二少爷最近心思不在家里,自然不愿插手帮忙。唯独老三乖巧懂事,从不任性,安安分分为这个家庭尽自己所能。

今天也是,老早就将早餐都煮好了,中式两份西式一份,见二哥终于下楼,便开始熟练地摆盘。

“他人呢?”老二带着起床气,椅子一拉就坐下,黑着张俊脸语气冷冰冰。

“大哥……”

赵云澜接过话,将自己那份的热乎包子摘掉底皮,剥开,分了一半给老三,“开会去咯,你们大哥可是要养家糊口的,哪像某些小兔崽子懒到骨子里。”老大有个学术上的研讨会要参加,今天一大早的飞机,来不及和弟弟们打招呼,只同赵云澜说了些嘱咐便走了。

想到前几天夜里大哥找自己“谈心”的意图,老二冷笑,哼了声,呷下半口柳橙汁,开始慢条斯理地朝吐司上抹黄油。三弟则捧着赵云澜分的半个肉包子像捧着个宝贝似的,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脸上染了层极淡的绯,大概是因为太热了。


赵云澜伸了个懒腰,却像不小心碰到哪儿了,臀肉忽而收紧,大腿开始发酸,显然房事的后遗症还没彻底缓过去。他有些不好意思,轻轻咳了咳,然后埋头喝粥,不敢再多话,心里头却是将老大从头到脚都数落了一遍。

总之这餐饭吃下来气氛格外静默,可三人却各怀心思。


TBC

 
评论(11)
热度(303)
© 写的都是假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