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没颜没文化,小学生写作,三观喂狗

那年他刚满二十岁,才学会领带的打法,便披着件皮草,手里拿了把开过刃的刀,从龙城西街的边角砍到北区渔人码头,一路杀伐无数,血里带笑。那是沈巍头回见到赵云澜。犹如撞见浓雾里的一道冷月,悬在头颅之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他叼着烟轻笑,原来你这样看我。罢了凑近,温热的气息吐在医生梳得一丝不苟的侧边鬓角。尼古丁混着古龙水,分不清究竟是谁在勾引谁。
那你沈巍就像一樽清酿,一杯茗品,一幅诗情画意,不该染俗尘,更沾不得血。
——《背水》

好了我疯完了我睡了。

 
评论(5)
热度(272)
© 写的都是假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