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没颜没文化,小学生写作,三观喂狗

[巍澜/ABO] 非典型性浪漫爱情 09

*过度


09

沈巍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自责感。
这种恐慌、顿挫,混杂着愤怒与无可奈何的负面情绪,比他七岁那年同爱犬分离,十八岁与理想专业失之交臂时,还要强烈千百万倍。他把赵云澜弄丢了,那个让他下定决心要等,愿意与他终身厮守的男人。

赵云澜失踪的第二天,祝红才找到沈巍这头。他刚刚带着学生做完实验,还没来得及收好教材,祝红便不顾阻拦地急匆匆敲开他办公室的门,厉声责问,赵云澜在哪?看那女人神态焦虑,不似有假,沈巍知道这回事情不简单,要她细细说明。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随着对面ALPHA断断续续的叙述,他的表情犹如寒冬的冰,冷得瘆人,连镜片上都似有层霜冻,手在看不见的地方攒成拳,修剪得整齐圆润的指甲紧紧嵌入掌心,沈巍调整着呼吸试图保持冷静,告诉自己这不是眼前人的错……当务之急是收集情报、寻找线索,而不是冲上前去将对方一顿痛揍。同为ALPHA,祝红对沈巍有种本能的抗拒,尤其在关乎赵云澜的事情上,这也是为何没有在事发第一时间寻求沈巍帮助的缘故。而此刻哪怕仅是单单站在这里,这位女性ALPHA都如芒在背。迎面而至的压迫感汹涌澎湃,是强者于弱者的一种震慑,压得她几乎无法动弹。祝红皱眉,犹豫再三,又追问,沈教授你还没有标记他吧。

赵云澜是个聪明的家伙,哪怕在成为OMEGA后也格外谨慎,一般人是察觉不出什么的,只是若对方心怀不轨……沈巍心一沉,徒然生出种不好的预感。他不愿往最坏的情况思考,只沉默着随祝红前往现场。

一个大男人失踪了,总不会无迹可寻,很快地,沈巍便查到了食肆那头。几番问讯下来,BETA老板也异常惶恐不安,却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没用的,他就在这里消失了,谁也不知道具体情况。”林静的电脑屏幕上反复滚动着当晚店内的监控影像,他已经看了不下百八十遍,却仍旧找不出任何端倪,“当时人来人往,流动性强,小地方也没有设置监控,赵老大出去后更没人察觉。”闻言,沈巍若有所思,又理了遍资料和假设。人海茫茫里去寻找素未谋面的仇家或许不易,但交叉对比过可能构成犯罪的人选与近期同赵云澜有过接触的人,案件很快便有了眉目。
“还有谁没问询过?”
“?”
“在那个时间段附近,或前或后,离开的。”
“有个打工仔,老板的养子。我看看,这里……”
不待祝红说完,沈巍便干脆利落地打断,“就是他了。”接着转头向林静继续发令,“把他的资料调出来给我。”

……

 

该如何去形容赵云澜呢,他的信息素是酒味的,他的人犹如雨过天晴。

像发着光和热的温暖太阳,又比狐狸还狡黠多情。有时沈巍觉得自己了解他,而更多的时间里却觉得他是个谜。就好比当他在你面前咧嘴笑得俏皮时,永远不知道那眼波流转间是否还有秘密在传递。饶是博学多闻的沈教授,翻遍万卷书籍,也寻不出个能够恰如其分的形容词。

而在闯进仓库门的瞬息,沈巍头一回这么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荷尔蒙——不是市面上兜售的那些个参了水果味儿的甜酒,而是热烈奔放的纯酿。像颗粒饱满的粮食,在无人问津的昏暗地窖里独自历经着发酵、蒸馏、清烧,沐浴过日月光辉,雨露风霜,斗转星移过后,在沉默中飘散出醉人气息。而香气的源泉此刻就位于眼前,坐在房间里的黑发男子垂低了脑袋,有着难得的温顺。这位暖洋洋,总是一派乐观的OMEGA,如今却像个被人过度使用的残损玩偶,他的唇看起来格外干燥,嘴角有血渍,沈巍进来后没有丝毫反应,似乎是晕过去了。

云澜……ALPHA嘴唇颤了颤,却始终说不出话来,巨大的悲怆擒住男人的肢体与心肺。赵云澜显然伤得不浅,更有被凌辱的迹象。喉结旁,锁骨上,刺目的红痕明目张胆。视野所及的地方姑且如此,那么藏在单薄布料之下的模样又该如何凄凉。他不敢多看,只是哪怕痛得剜心,却强迫着自己始终昂首,目光不偏不倚,眼里只有那人。


沈巍从小到大没哭过。

温如玉石,静如月色的秉性,少年时期便如此,觉得委屈了生气了至多眉头微蹙。有人说这是情感缺失的表现之一,也有人说身为ALPHA又怎么能轻易落泪。可现在,他还没来得及喊出对方的名字,便先红了眼。

 

TBC


 
评论(20)
热度(385)
© 写的都是假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