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吧。

追星快乐❤️

 

[巍澜/PWP] 猜疑 下

前言:赵处长最近藏了个秘密,还偶尔消失得无影无踪,并且死活不愿意告诉沈巍原因,这让教授非常担心。


赵云澜难受极了,小腹胀得抽疼,腿根乏力,他拧腰,尽可能地将xing器往沈巍的身上凑去,试图通过摩擦来挣得解放,哪里还有功夫去揣测对方心里的千回百转。然而沈巍在“照顾”完他屁股蛋上的几斤肉后就只是一个劲地紧紧抱着他,脑袋埋于脖颈处,偶尔深深汲口气,别的什么也不干。因为靠得极近所以赵云澜能感受到,沈巍今天确确实实不在状态里,更没有zuo爱的打算,西裤下那根总能送他登峰造极的rou棍仅仅处于半硬,而其主人,则顶着张阴郁的俊脸。

点我


FIN

 

[巍澜/PWP] 猜疑 上

点题作文,题目来自: @要秃未秃的梨花女士 


前言:赵处长最近藏了个秘密,还偶尔消失得无影无踪,并且死活不愿意告诉沈巍原因,这让教授非常担心。


最近特调处气氛不太好,原因便是两巨头吵架了。郭长城吓得成日躲在楚恕之背后,连林静也学乖了,不再嘟嘟囔囔提加薪的事,只在电脑前静若处子般呆着。

他们这次闹得挺凶,沈巍咄咄逼人,赵云澜又死不松口半步不让,冷战几日后赵云澜负气出走。可他离家出走又能去哪儿,小郭与亲戚同住,而楚恕之向来又看他不顺眼,那祝红……一介女子,实在不方便打扰。再问大庆,老猫哼着鼻子白了他一眼,可我家不就是你家么。

于是这会儿他在公园长椅上张着双臂躺着翘起...

 

[巍澜/R18] 成全

成全 

 *沈巍X昆仑/文艺车


后来沈巍又梦到了他。

在那皑皑白雪的山顶之上,或是那幽暗无光的参天古木根旁。一袭青衣,容颜不改,他靠坐在磐石之上,偶尔抬头望向远处,有些慵懒,依旧是当年模样。见沈巍走近,便伸出手,摸了摸他的短发,笑了。男人未开口,声音却如溪水潺潺流入沈巍涸泽的胸腔,让那没有心跳的斩魂使兀地感受到一阵悸动。

你成长为如此模样,我倒也是欣慰的。只是不知我那转世,你可仍觉得好看?接着又了然般眨眨眼,眸里转过揶揄,哦,原来七情六欲也是尝过了。

他这么说着时尾音里似乎带了些遗憾,像阵拂面而过的风,乱了斩魂使者的发,更乱了他胸口的弦音。沈巍现在的身材已如男...

 

我永远爱执事柄JPG😋

 
© 生死爱欲 | Powered by LOFTER